借月照华庭

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新的一岁也要健康第一哦!不要再生病了!
接下来,一起期待大与町更好的38岁!

+

聆町(四)

长夜漆黑,楼下路灯昏暗。

阳台门敞开着,大野头朝外仰躺在门内地板上,左手举起,盯着中指上的戒指。

本是想先拿在手上看看,但他突然特别好奇町田知不知道自己的手指尺寸,便试着套在了手指上。

略微大了一点。

但总的来说,戒指戴在大野手上看上去还不错。

它个头很大,与男性的骨节相称,上面镶嵌着切割成方形的透亮大理石,基座冰凉地贴在大野第三个指节的位置,重量沉甸甸的。

大野顺着它下坠的重量让手背落在脸上,挡住了头顶吊灯的光亮。


就这么躺到两三点,大野翻了几个身后又站起来。多年来生物钟已经形成,此刻他清醒得不得了,又怕开了电视会吵醒邻居,只能叼着烟在屋子里踱步。

今天妈妈在他出门时来过...

+

聆町(三)

从沙发上醒来已经是下午。

酒精加诸于人体的压力开始在大野身上体现,他头痛难耐,嘴唇干裂,脸上仿佛糊着一层昨夜酒馆空气里的油污。

前一天他就没睡好,昨晚又接着熬夜喝酒,今早回到家已是强弩之末,脸都没洗就在沙发上倒头睡了。

身上浓烈的烟酒味扑面而来,大野一时有些茫然,先顺着本能坐起身将上衣脱了扔在地上,这才反应过来找自己的手机。


今天周六,他要去看田中的画展。

大野不是一个热爱交际的人,若单纯说一面之缘的酒友倒认识得不少,专门去看朋友画展这样的事却极少会发生在他身上。

但他是没办法拒绝田中的。

田中仍在靠画画过活,且坚持每年开画展,这的确是一件了不起的事,尽管大野偶然听他抱怨...

+

聆町(二)

大野靠在皮质座椅上,手指无意识地揉捏着喉结。

他不喜欢叹气,便时常以这个动作来代替叹气,仿佛这样能帮助自己立刻将不痛快咽下去,做出一副不为任何事烦心的样子。

但他此时的确有些心烦意乱。


话筒的指示灯已经熄灭了,面前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02:16,大野拿起笔将日历上的17划掉。

他很少因为在广播里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内容而后悔,每周的听评会议都在打瞌睡。

事实上,他也几乎没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。毕竟是以钓鱼为主题的广播,就算表达出了对某种鱼的过分喜爱也是无可指摘的。

但他今天有些后悔了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提到“那个朋友”。

不,若仅是提到“那个朋友”也没多大关系,但他不该提到...

+

聆町(一)

“原来是火龙果。”

夜色已经降临,借着昏暗的路灯,大野虚着眼睛才看清了广告上那几个潦草的大字。

马路对面,面包店的新品手绘广告张贴在橱窗上。新品长得着实不那么让人有胃口,若说暗粉的色泽还因原料里火龙果的存在而合情合理,那过于扭曲的形状实在有些突破了美食的范畴。

大野回忆起店长爬满皱纹的脸竭力挤出神秘的笑容、邀请自己一定要来尝尝这个月新品的样子,有些苦恼地蹙起了眉头,轻轻舔了舔自己那颗长歪了的牙。

实在盛情难却,只是——

他已经过了食欲旺盛的年纪了。


3月还未结束,天气却也渐渐热起来了。大野只穿着简单的暗色夹克和牛仔裤,头上扣着一顶黑色棒球帽,尽管衣着周整,也因为...

+

© 吃第二碗饭 | Powered by LOFTER